有狐说

文盲一个,不会写字。

折痕(磊星)

军阀小公子新手将军磊×女装交际花雇佣兵杀手⭐

※略涉及《螺旋圆舞曲》内容,ooc严重

董岩磊低着头,眼神总忍不住晃过旗袍开叉下雪白的腿,又强迫自己定格在面前的人脸上。可那张冷艳的脸他也是不敢久看的,视线下移又是丰满的胸脯从领口露出小块肌肤,白皙无瑕。朱星杰的身上竟没有一处能安放他的视线,多看一会儿董岩磊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了。他只得继续低着头,盯着旗袍长长的裙摆下露出的鞋尖,暗红的绒面衬得脚背愈发白皙,朱星杰的脚又小,看上去像一对上好的玉石,该教人捧在手里把玩一般。

“……您的妆真漂亮。”

“……谢谢。”

朱星杰睨这小公子一眼,心道这莫不是个傻子,并不想与他多做纠缠。小公子反倒被那眼尾斜飞风情万种的一眼睨得脊骨窜上一股酥麻的电流,丝毫瞧不出朱星杰眼底的不耐与冰冷。董岩磊故作镇定的轻咳一声,向面前的“女人”伸出右手,绅士风度十足的邀“她”跳一支舞。朱星杰暗暗啧了一声,这董将军的老来子,诨号当代贾宝玉,怎么贾宝玉的聪明他没学上半分,瞧不出爷不爱搭理你吗。

朱星杰的腰很细,同他两条丰腴的长腿不同,他的腰是细瘦而单薄的,搂在臂弯里手感极佳。慵懒低沉的女声里,董岩磊的心在咚咚狂跳,他只能紧紧的抿住嘴,冷着脸,怕那颗脆弱的小心脏随时会蹦出来。他的汗快将新制的衬衣浸透了,幸好还套着黑色的西装,不幸的也正是他套着西装,马甲、领带一样不少,他快喘不过气了。

“少爷您还好吗?”少爷你有病吧?朱星杰面上笑眯眯的,心里只差将这耽误他正事的大少爷直接打昏。“我扶您过去歇会儿吧。”朱星杰生得冷,一笑却如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冰消雪融,董岩磊口干舌燥,闷闷的点了点头。朱星杰比他略矮些,这一扶,他的脸便靠近了朱星杰的颈间,微暖的体温烘出淡淡的香气,董岩磊却愣了愣,他好像闻到了烟草的味道……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朱星杰已抬手召侍应递了杯水给他,他下意识接过来喝了几口,总算是缓解了干渴。

董岩磊尚未同人寒暄两句,一个穿着南洋军服的士兵耀武扬威的走了过来:“这位小姐,咱们爷有请一叙,走吧?”边说边眼神轻浮的上下打量朱星杰。董岩磊要伸手拉住朱星杰,却被塞进一方绸绢,朱星杰施施然起身,落下轻飘飘的一句:“少爷留着擦擦汗吧。”

“小姐,还未请教过姓名?”

“……梅菲斯。”你丫才小姐!

董岩磊暗暗嘀咕。

“……这好像个洋名?”

自打来京便不可一世的南洋军统领韦赖克被杀,那晚他从舞会带走的女人离奇失踪,南洋军却非要华东军必须给出个交代。董老爷子极不耐烦,死就死了,要打就打,装什么装,何况这个韦赖克在人家地盘上飞扬跋扈,还贪恋女色,死了也活该。

大战一触即发,两方都憋着借此机会一举吞并对方。

董老爷子将董岩磊叫到跟前仔细交代道:“你从小在军队里长大,带兵打仗倒是第一次,万万小心。爹给你找了个帮手,爹花大价钱雇的,此人身手好,活儿干净。两军对垒别傻乎乎净跟人家来正面的,有什么取巧的手段尽管叫此人去办。”董老爷子冲护卫一摆手,护卫立刻引进一人来。那人也不怯场,潇洒撩袍施礼,堪堪抬头,董岩磊定睛一瞧这一脸纯良裹在正红色长袍里的白面书生,登时一惊!

“……梅、梅菲斯?!你是个男人?!”

“哟,这不是小少爷?好久不见呐?”男人一转手中的折扇,唰的在身前展开,“好教小少爷知道,爷不叫梅菲斯,爷叫朱星杰。”

——————

春天挖下一个坑,埋下一篇文,秋天就会长出很多很多的文(并不会

 
评论(2)
热度(33)

© 有狐说 | Powered by LOFTER